当前位置:主页 > 杏鑫登录 > 正文 | RSSSitemap

开始了我们的“独行侠”生活

02-14 杏鑫登录 四川,成都,蓉城,天府,大熊猫,四川新闻,四川体育,四川旅游

  四川新闻网攀枝花2月13日讯(记者 熊强)昨天(2月12日)凌晨2:00,攀枝花市首批援助湖北医疗队进入武汉国际博览中心方舱医院正式开展救治工作,和川军同仁共同打响了四川省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第一战。

  武汉逆行记——进舱记

  2020年2月12日 星期三

  攀枝花市第三人民医院 内科 主管护师 彭国美

  2020年2月12日13点,已经有29小时没有睡觉的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脑海里全都是入驻武汉四天及昨夜进入汉阳方舱医院的情景。

  2月的武汉,有些阴冷,寒风微微的刺骨,街头高楼挺拔,宁静的湖水,绿树环绕,红梅盛开,蜜蜂成群飞舞。如此的美景,人们却无暇欣赏。

  2月11日中午12点,经过一天半的休整和培训,我们来自四川的303名抗疫战友在领队陈仁德(我院副院长)的带领下,前往汉阳方舱医院熟悉环境,准备投入战斗。是的,说实话,我的心情是忐忑的,虽然我是一名内科护士,从业20年。途中,突然接到上级指令,要求我和四川的其他5位队友一起配合山东团队3点进舱,4点准备收治患者。

  下午3点,在与山东团队的战友们准备进舱的那一刻,四川总管护理的乐磊老师拦下了我们,他出于安全、管理的角度考虑,在与上级领导沟通后,要求我们第二天早上8点与大部队一起进舱。

  晚上10点,正当我躺在床上回忆着防护服的穿脱步骤,突然微信群里通知我们提前投入战斗,要求凌晨2点入舱。此时我心里没有一丝害怕,有的只是怕自己哪里没有做好拖累队友,有辱使命。

  定在0点的闹铃响后,我和李娅红打电话互相商量着怎么穿尿不湿,40来岁的我们俩今生第一次穿上了尿不湿,虽然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知道有没有穿对。0点30分,我们下楼在感控老师的千叮咛万嘱咐后整装出发。

  到达目的地,我们17位攀枝花的战友在专业老师耐心的指导与监督下,花了有足足1小时的时间,把自己从头发到脚底包裹得严严实实,相互检查彼此有没有疏漏,队友们还相互调侃变身“奥特曼”。凌晨2点,我们顺利进舱,山东的队友正在里面忙得热火朝天,我们便立即投入战斗。看着患者被病痛折磨的憔悴的脸、无助的表情,还有看见我们的欣喜,说不出的心疼。看到政府给他们准备的一人一份全新羽绒大衣、厚棉被、厚垫子、电热毯、暖宝宝、纸巾、盆、热水壶等,看到他们露出欣慰的笑脸,我想,比起物质的获得,他们更加在意的是党和人民给他们这份温暖与安全感吧!我们帮他们拿行李,铺床,监测生命体征、血氧饱和度,建立病历档案,她们都不停地对我们表示感谢,说我们远道而来,辛苦了!深夜五点,他们都已安然入睡,战友们也稍微闲暇了下来,此时的我们,护目镜已经积满了水蒸气,屋顶的灯像烟花样的梦幻,我们看不清队友的轮廓,只能靠声音相互辨别对方,我们还是相互努力仔细检查对方的防护装备是否有移位、破损等,我们都嘟囔着害怕自己无意间有暴露,拖累团队,不敢大口的呼吸。

  早晨8点,接班的队友来了,交接完毕,在同行护理专家王老师的安排下,我们两两成对,在感控老师的指导监督下,依次从污染区层层“剥皮”每人花了不少于40分钟的时间,来到了清洁区,等17名队友都出来的时候,已经是10点30了,此刻的我们,已经有10个多小时没有喝过一口水,没有上过一次厕所,对于在方舱内的我们,喝水和上厕所都是一种奢望!但是一想到我们能帮助他们解除病痛,我们都很荣幸,没有一个战友有半句怨言。等车的间隙,场外执勤的特警小哥哥还特意询问我们是哪个地方来支援的,还说我们辛苦了,感谢我们!其实他们又何尝不辛苦,这么宽广的露天场地里,凌晨4点执勤到早上10点,这会手都冻僵了吧!

  公交车上,我们开启了相互“嫌弃”之旅,来时亲密无间的战友都各自独坐,开始了我们的“独行侠”生活。11点回到酒店,我们排着队任由团队感控战友从头脚包括鞋底、从里到外的全方位喷洒消毒,忍着酒精的刺激一遍又一遍的清洗我们的鼻孔、耳朵。回到房间,矫情的脱鞋,进房间,自我“嫌弃”的去自己划分的污染区,半清洁区,清洁区,洗澡不少于半小时,消毒清洗自己进舱的衣物。此时,差不多已经十二点,忙到忘我的陈队长-温暖大哥哥,立即送来午餐(其实,他早上还给我们备了早餐在房间,只是我们回来时稀饭已经凉成饼了)我们终于可以尽情的喝水、吃饭、上厕所了,真好!

Tag: